当前位置:首页 > > 心理百科

心理百科

自体心理学和自恋型人格
发表时间:2020-06-29     阅读次数:     字体:【

自体心理学变得不但与自恋型人格障碍有关,而且也和性倒错、抑郁症状和性格障碍有关。在这个扩展的对立面,传统理论与精神病理学的相关性变得越来越遥远。当科胡特的《自体的重建》(1977)出版时,他相信具有位于发展的俄狄浦斯期的神经症性冲突的患者是稀有的—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濒临灭绝的物种。正是各种精神病理学状况中的新中心—自体的概念,诱导科胡特放弃他早期的态度并提出“两种方法:一种是自体作为心理世界的中心的心理学,另一种是自体作为心理装置的一个内容的心理学”(1977,p.xv)。以前者“更广义”的形式提出的自体心理学,表明了科胡特认识到“某些基本精神分析构想的适用性是有限的”(pxvi)。科胡特从1972年采用的思想路线被一系列明确的、关于重要的临床和技术问题的二分态度所强调。自恋作为一条独立的发展线是自恋和客体力比多这个二分构想的首要部分。依次地,这个构想假定了两类进行精神分析的患者:具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患者和有神经症困扰的、根植于俄狄浦斯冲突的患者。这两类患者被进一步分为两类移情—自体客体的( selfobject)和客体力比多的(ojelibidinal),两类移情产生了两种不同的精神分析治疗行为机制的概念——转换内化和通过领悟的改变。在这个框架下,科胡特继续提出了许多进一步的对比:破坏性攻击和因为对自体的攻击体验到的非破坏性攻击,自体客体和俄狄浦斯客体,非冲突的、非愿望满足的自体状态的梦和冲突的、愿望满足的梦。科胡特各种各样的二分法,在二分人类显而易见的处境时达到顶峰:传统的精神分析理论的内疚人,与之相对应的自体心理学的悲剧人。

对于悲剧人来说,们和驱力、冲突、内疚几乎都没什么关系。与内疚人遭受这些不同程度的俄秋浦斯体验的折磨不同,悲剧人遭受的是发展的缺陷,这种缺陷根植于前俄狄浦斯期没有得到父母适当的共情。之后,从197年开始,科胡特相信悲剧人的重要性是至高无上的,这个信念和他的自体心理学问题一起引领他差不多抛弃了经典的驱力理论,因为经典的驱力理论只能够处理越来越过时的内疚人。这个判断的结果是,在广义上对关于自体的心理学的态度是单一的,这种态度相当于“一个完整的关于人的新概念”。相应地,这种关于人的新概念的前提包括:一种关于人类本质的一维观点,以及自体内聚是最高目标、失去自体是最大危险的精神病理学。我并不是准备说科胡特的这种态度先天性地不成立。我想要提出的是,无论如何,传统的精神分析理论强调幼儿性欲和俄狄浦斯冲突,科胡特的态度与传统的精神分析理论观点十分不同,并且使得这两种观点变得不相容。考虑到科胡特的构想与更加有修订进取心的克莱茵及盖多之间的断裂性,这个判断就更明显了。科胡特的理论源自临床精神分析情境,源自他所说的“体验一接近范围”(tthe experience-near realm m)。作为一名临床工作者他发现一种特定形式的“自体客体”(最初叫作“自恋的”)移情配置自发地展开了。

最初这种发现引领他形成一种新的接触自恋型人格障碍的框架,但是最终成为对精神病理学本身和精神分析中的行为机制的重新概念化。另一方面,克莱茵倾向理论上的修订,因为他对于经典精神分析概念的认识论状态不满意,这些概念包括:驱力、能量、结构模型、物理学比喻等。盖多也有克莱茵这样的不满,但除此之外他还致力于提供一种能让一系列的干预方法都能够发挥作用的临床理论。许多传统理论指导下的分析中包含这些干预方法,但是它们从没有在传统治疗理论中获得一个系统的地位,而盖多认为它们值得拥有(这样的地位)。科胡特主要的贡献是临床上的。他让我们对患者关于我们说了什么和我们怎么说的有更加敏感的知觉,同样也让我们注意到患者自恋的脆弱性。

 
上一篇:心理知识:最近发展区
下一篇:心理咨询知识:新理念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