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心理百科

心理百科

人格、认知变量
发表时间:2021-11-08     阅读次数:     字体:【

除神经质外,创伤后成长与五因素模型(FFM)的其余四个维度及乐观均显著正旧关,但神经质与成长无显著相关(Park等,1996; Zoellner,Rabe,Kan,和Maercker,2008),但也有研究发现乐观与创伤后成长的任何子维度无关,而且也不能有效预测成长(Beiz和Bay2006)。研究发现,对第一次心脏病发作时所做的归因能够有效预测病人8年内的死亡率( Affleck, Tennen, Crook,和 vine,1987),而与那些做外在、特定和不稳定归因的被试相比,对正性事件做稳定、广泛和内在归因的被试报告了更多的成长(Ho,Chu,和Yiu,2008)。除归因方式外,自我效能感、自尊等也对成长有影响。自我效能感对生活不完美的接纳度等多个成长领域有直接影响( Luszczvnska, Mohamed,和 Schwarzer,2005),而自尊对心理活力有直接作用,高自尊的高乐观者会报告更多的成长( Evers等,2001)。另外,韧性()与创伤后成长显著正相关,而且是创伤后成长唯一的预测变量。创伤后成长也与积极品质( perceived positive attribute)的变化显著相关。

事发后旋即发生的沉思,程度与创伤后成长显著正相关,而且对事件的认知加工深度也与创伤后成长显著正相关。纵向研究发现,成长与生活意义( life meaningfulness)在两个不同时间点上均显著相关。另外,对矿难者伴侣所做的质性分析也发现,获得个人成长者,往往感知到事件对自我的威胁,并从创伤中找寻到了意义,而那些未获成长者,往往不能从创伤中发现意义( Davis,Wohl,和 Verberg,2007)。除上述因素外,目标的性质与创伤后成长也有关。譬如,创伤后成长与内源性目标和外生性目标间相对重要性的变化相关联,表现为内源性目标变得更为重要( Ransom等,2008)。最后,历经创伤并获成长者,将获得苦难人生的回报—智慧( wisdom),它能通过对不确定的认识与管理等三个维度来激发创伤后成长。


 
上一篇:协调者焦虑调控
下一篇:心理咨询技能培训:患者的领悟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