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心理文章推荐

心理文章推荐

了解自我吗?
发表时间:2021-09-11     阅读次数:     字体:【

如果确实存在这种情况,学生们会通过这个事实——他们自己也同意收集签名——了解自我吗?

事实上,是因为这个请愿很具说服力且难以推辞,所以许多人才同意签名,正如许多事实所证实的那样,许多学生都赞同主动参与而不是“他强迫我参加的”,因而人们错误地断言,这些人的行为是他们内心的真实反映。换句话说,这是自我建构,人们通常会忽略情境对他们行为的影响,并错误地推断他们的内心我们将这一普遍现象称之为“基本归因谬误”①。

在绝大多数基本归因谬误的实验中,情境的影响非常微妙(例如,实验人员施压使我们信服,从而有合理理由去索取签名)且容易忽略。倘若情境会产生明显的阻碍或激励影响,那又会如何?若是这样,人们会准确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受情境的影响较大,从而阻止自己去建构内心状态。如果上司要求我们向他女儿所属的女童子军购买饼干,并话里有话地暗示,下一次加薪将跟这件事挂钩,那么,在上司的施压下,我们很可能一次性购买十箱薄荷饼干,而不管这是否是最好的慈善选择,以及我们是否喜欢吃这种饼干但如果情境影响非常显著,人们又会犯另外一种自我建构的基本归因谬误:他们过度重视情境对行动和态度的影响,而低估了自己对行为的强烈意愿。假若比尔特别喜欢弹吉他,并且花了不少时间进行练习。如果他弹吉他还受情境的强烈驱使,例如,在婚礼上弹奏吉他可以赚取丰厚的报酬,那又会发生什么呢?可以看到,比尔会更加享受这种表演,因为他现在演奏受两个动机驱使—赚钱以及对吉他的热爱。

许多研究都揭示了类似的事实:人们通常高估了情境对他们行为的影响,却低估了对某活动的内在兴趣。比尔的职业演奏机会越多,他也就越享受不到弹吉他的乐趣,因为他把喜欢弹吉他归因于挣钱上,而非自身对弹吉他的热爱。这是另一种自我建构的形式:由于强烈的情境刺激或要求,从而低估了自身对这一活动的内在兴趣。

最后一个关于自我建构的例子是,人们的行为看似可能会导致不止一种内心状态。试想,人们发现自己产生了强烈的生理反应,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他们对此作何解释,这将决定其情绪反应。如果有人拿枪顶着他们的脑门说“交出你们的钱包”,那么他们会将此情境下的生理反应归因于恐惧。然而,对于生理反应,通常会有多种解释。例如,与一位帅哥或美女第一次约会,有惊无险地躲过一次车祸。那么,此情境下的生理反应主要源于对死亡的恐惧,还是约会的吸引力呢?

另外,人们若能在生理唤起的情况下很好地归因自己的反应,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他们可能会说,“我手心冒汗,心跳加速,呼吸急促,61%是因为差点被车撞,39%才是约会对我的吸引力”。相反,人们通常会错误地归因自己的生理反应,并最终自我建构一种感觉。例如,人们或许会低估他们差点被车撞的危险,并认定自己对赴约有着超乎寻常的渴望。

少、自我建构的例子很常见,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通过观察行为去推断感觉的我知觉过程并非自我认知的好途径。人们误解了他们之所以这样或那样回应自我认知和潜能发现之旅的原因,例如,错误推断我们比想象中更喜欢或更不喜欢弹吉他。

然而,有时我们也会产生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感觉,自我知觉过程也有可能揭示这些感觉。想想上一章所举的例子,人们对少数种群存有偏见,但他们深信自己无任何偏见。想想《卖花女》里的希金斯,他无法看透自我,在他有文化、有教养、公正无私的英国绅士外表下,其实潜藏着粗鲁、歧视女性的内心。如果人们能细心观察自己的行为,将会变得更加明智。如果一个老板喜欢解雇

一些合格的非裔美国人,找一些借口雇用工作不合格的白人,那么他一定会质疑自己是否有种族偏见。我们也应该建议希金斯多留意自己对待伊莱莎和皮尔斯太太的态度;如果我的朋友苏珊注意到自己经常找借口,不愿意在周末和斯蒂芬见面,也会更快明白她并不爱斯蒂芬。

 
上一篇:潜意识的目标设定
下一篇:自我知觉的理论:自我表露还是自我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