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心理百科

心理百科

恐惧的想象和想法是自动思维和产生恐怖的信念
发表时间:2021-06-05     阅读次数:     字体:【

仅仅是告诉患者更多地关注他们的思维就够了。这跟人有意识地回想起自己的梦是一个道理。一个患者可能不关心自己的思维,因为他觉得不重要。治疗师需要强调思维对他生活的影响。自动思维可以表现为与其类似的潜意识广告通过学习发现自动思维,患者可以使自己免于受其影响。

正如我们所说的,焦虑的人不会真正“承认”自己的情感,但是常常归咎于其他人和外部的原因。这种消极作用让他不能看到自己正在创造自己的情感。一个典型的患者会说:他、她或者它一直让他感到焦虑。患者被鼓励用积极的声音(我正使我自己感到焦虑)而不是消极的声音作出情感表述。治疗师在治疗过程中应指出这两者的区别。

要求者用“怎样”来代替“为什么”这样的问题。这些患者问他们自己为什么焦虑不安或者为什么他们不能控制他们的焦虑,引出了更多的思考和更少的认识。通过着重了解他怎样使自己感到焦虑,他从思考自己转移到了观察自己。对患者来说一个最重要的方法就是接近他们所害怕的事情。原因是为患者提供发现自己所害怕事件的机会。大多数的患者在治疗室里不能识别出他们的自动思维和特有的恐惧,只有在焦虑情形中才能意识到。

通常治疗师不得不和患者一起工作来为他找出一种体验焦虑的方法,以便使患者能发现他的思维。这样的情况通常发生在成功地避免了恐惧刺激的恐惧症患者身上。例如,一个有演讲焦虑的患者在台上一言不发,治疗师可以问他关于参与会议的问题—这一过程通常能产生相同或相似的焦虑反应。个体可能通过询问自己来识别自己的自动化思维,例如看到别人演讲就问自己“如果我现在就在那里,我应该是害怕什么呢?

患者往往尝试着阻止自己的恐惧思维,并借此来达到暂时的完结。但是这些思维会以更加强烈的方式重现。因此,要鼓励患者去仔细思考那些他打算从思维中去除的不愉快的情形。担心在公共场合失控的人被要求保持这种想象直到他能感觉到他内心最后的恐惧。理由就是“你越不想去思考的,你就越要去想它。可以要求患者不去想他的鼻子,然后去观察发现他在思考些什么。

告诉患者,导致他恐惧的想象和想法是自动思维和产生恐怖的信念的主要来源。一个患者在想到患癌症的时候感到恐惧。通过仔细思考,他能够发现恐惧的不只是死亡,还有社会指责。

同样地,鼓励患者去感受他极力避免的情感。焦虑症患者常常尝试着把自己从痛苦的感觉中转移开来;结果,他不能看到是什么引起了这些消极想法。一个患者发现在他开始觉得焦虑的时候会自哼自唱。哼唱提供了暂时的应对机制,除了焦虑,就是它占据了思维意识。一旦他停止这一策略,他就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自动思维。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相信在焦虑之前存在的某些思维。

心理咨询师建议患者对生活采取一种积极而不是应付的态度。接受焦虑症治疗的患者被重复地鼓励,宁可“过度包含”都不要排斥。一个患者为中学聚会而感到焦虑而决定不参加。治疗师鼓励她去,因为这样她才能发现到底在什么情形下她会产生焦虑。她对许多邀请说不,剥夺了一个更加了解自己的机会。在成功参加中学聚会以后,她的任务就是对每个要求她参加的社交邀请说是。通过完成这样的任务,她可以了解到她通常拒绝了多少社交邀请,也了解到在社交焦虑之前有怎么样的想法。

患者常常为了避免焦虑的体验而掩饰和撒谎。这种不诚实不仅仅阻止他精确地找到自己的恐惧,而且可能导致他遭受羞耻和罪恶感的折磨。非说教式地鼓励患者对别人应更诚实。治疗师呈现给患者这样“没有失败”的提议,即通过知觉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撒谎,他可以更多地了解自己,得到有价值的信息。要求患者通过关注哪时哪地他的思想、情感和行为方向不一致来质疑自己的前后矛盾。一位女性注意到自己会告诉人们她将参加某个社交场合,然后她又不去。通过观察她的前后矛盾,她能更了解自己是如何吓到自己的。她也能知道为什么许多人对她说的话要打折扣。

一名患者能通过主动远离焦虑来增加自我意识。方法就是将自己叫做“它”或者是用姓来称呼自己。在这种练习中,患者一整天把自己当做一个独立的实体,客观地评价自己的焦虑:“Bi看起来被吓到了。他的心跳得很厉害。他看起来很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B专注在他给别人留下的印象上。”通过如此远离他自己和焦虑反应,患者能获得一个更客观的自我图像。

要让患者意识到治疗的间歇期自己的思维,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记录想法。可以要求患者在功能失调性想法表格上记录他在什么情形中焦虑(见附录),或者将其写在笔记本上,然后带到治疗中来。患者以他的焦虑作为线索来记录下令人恐惧的想法。有患者在发现一个让他恐惧的想法后,对自己说了“谢谢你”,然后继续询问自己还有什么让他恐惧。而正是这个“谢谢你”,增强了他识别自己思想的能力。告诉患者,追踪他们的恐惧需要回到原始刺激。有位患者称他开始担心自己可能会变成酒鬼。“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我都没有理由不害怕”患者称。在被仔细地询问后,他发现他的恐惧是由于看到了电影电视里酒鬼的样子。他的焦虑源自“这有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想法,源自“像我老头子般地醉死”的形象。有了这次经历后,他学会了怎样寻找害怕的原始刺激,明白了自己是怎样吓自己的。

 
上一篇:减少对显现出焦虑的羞耻感
下一篇:心理咨询师解读性善论与性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