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心理文章推荐

心理文章推荐

变色龙效应
发表时间:2021-11-19     阅读次数:     字体:【

我们对周围的人投以大量注意力。我们每天都在不断观察别人的事情:他们的手势或动作,姿势和情绪表达,他们说话的语音语调,以及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说的、写的、发布的内容。我们的所见所闻都会自然地产生影响,让我们更可能做同样的事情。(达尔文对情绪表达的说法是真实的,因此我们也可以有意或无意地模仿和模拟他人,但大多数情况下是在无意识中这样做的。)当然,这种适应倾向不是人类独有的。我们都惊叹于鱼群游动,鸟群飞翔时的步调一致。但这种现象的发生并不是由于名叫弗雷德的鸟看到了名叫苏西的鸟然后决定:嘿,苏西走那条路,所以我也要走那条路!它们的运动速度太快,有太完美的同步性,以至于不可能是蠢笨的鸟群做出的有意选择。相反,这样的效应一定基于感知与行为之间的一种固有连接,种由对其他鸟的运动和方向的感知所驱使的即时行为冲动。我们人

不过,如果意识到它的影响,我们会对它有更多的有意图控制。20世纪90年代末,我和我的学生一起试图更好地理解这个相对来说未曾抵达的意识深度。我们想看看人们是否在非故意或无须努力的情况下无意地模仿彼此。

我们在实验设计中努力创造一种局面,不让参加者把注意力放在彼此身上或试图交友,因为我们知道,当人们试图建立一种关系时,会更有意地模仿对方。即使没有这个动机,模仿会发生吗?只是看到对方的所作所为会引发模仿吗?为了在纽约大学的实验室里检验这些问题,坦尼娅·沙特朗( Tanya Chartrand)和我告诉不知情的参与者,我们在研发一种新型投射人格测验,类似古老的罗夏墨迹测验,但用照片取代了墨迹,他们只需要从桌子上的一堆照片里拿起一张,并说出看到照片时意识中出现的内容。我们希望他们的互动尽量少一些,所以我们让他们聚焦于桌子上的照片。

现在,桌子上只有一个人是真正的参与者,另一个人是我们实验组的成员,作为我们的同盟者,她要在做照片任务时表现出两种行为中的一种。我们有两个这样的同盟者,参与者先和第一个人一起做任务,再和另一个人一起做。关键部分是:一个同盟者会摆出姿势,另名参与者会模仿她的姿势,按照设计,她会交叉双腿,有些紧张似的抖动着一只脚;另一个同盟者完全不会抖脚,但她会用手摸自己的头和脸,拉耳朵,像罗丹的著名雕塑《思考者》那样把脸放在手上。真正的参与者和第一个同盟者轮流说出对照片的看法,过了一段时间,我们把他们分开,参与者进入另一个房间,和第二个同盟者一起。

 
上一篇:耳病也与情绪相通—焦虑易造成突发性耳聋
下一篇:人的心理 问题从根本